微信
会员登陆 | 会员注册 | 网站导航
搜索:
首页 新闻中心 产业信息 产品展示 供求信息 项目合作 培训教育 运动健康 体育旅游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 正文
2017京津冀体育产业大会:三地应立足打造世界冰雪运动第三极 体育小镇靠产业建镇
发布时间: 2017-12-8 浏览: 170


   近年来,京津冀地区间协同发展的重要意义已经越发凸显,并且已经上升至国家层面的战略规划,而在三地整体的改革发展潮流下,作为朝阳产业的体育产业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背靠着2022北京张家口冬奥会的重大机遇,三地间体育产业间融合发展也成为各界关注的课题。

  12月7日,2017京津冀国际体育产业大会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H1-PARK篮球公园举行,大会由京津冀三地体育局联合主办,北京体育产业协会承办。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副司长彭维勇,北京市体育局长孙学才,天津市体育局副局长李桂峰,河北省体育局副局长唐青,北京市体育局副局长祁敬婷等政府领导,及行业专家、学者、企业代表等300余人参会。

  借助大会的契机,隶属于北京市体育产业协会的北京市体育产业智库正式成立,这一北京体育发展的思想库、智囊团还聘请了钟秉枢、周凯波、林显鹏等多位专家学者,在智库成立之后,专家们将以京津冀为出发点,共同为区域间乃至全国的体育产业发展献计献策。而在演讲环节上,各位专家围绕着“开放、合作、共享”的会议主题,从冰雪产业、体育小镇、体育休闲等多个维度进行解读,奉献了一场思维盛宴。体育大生意为大家整理了几位专家演讲的精彩片段。

  京津冀冰雪产业潜力巨大 应立足打造世界冰雪第三极

  伴随着北京和张家口联合申办冬奥成功,冰雪运动的热度持续上升,而对于整个京津冀三地体育产业,甚至是体育之外的各项产业来说,冬奥会意味着巨大的机遇和利好,2022年的冬奥会能够为三地的冰雪经济、旅游经济带来了难得的发展契机。

  数据显示,京津冀地区2016年全年的生产总值达到了7.46万亿元,这能够占据全国GDP的10%,在中国的经济格局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与此同时,京津冀地区还具备较为庞大的潜在冰雪消费市场,当前三地常驻人口总数已经超过1.1亿人,其中北京和天津两座城市都是人口数量超过千万的大都市,这意味着京津冀地区拥有巨大的潜在冰雪消费人群。

  而从目前的发展来看,北京地区拥有24个雪场,并且投资并不多,但从最终的产出,北京的收益是全国最高的。同时,冬奥会的日益临近,一方面会使国家在政策层面提供便利,另一方面还将帮助整个区域间的基础设施和配套设施的快速发展,例如交通设施等。几组数据印证了京津冀地区在发展冰雪产业的过程已经具备多项利好条件。

  在此种情况下,北体大的林显鹏教授在演讲中提出,京津冀一定要立足打造世界冰雪运动的第三极。据其介绍,目前世界冰雪产业发展有三大重要板块,第一大板块是著名的阿尔卑斯山地区,第二板块是在美国中西部的科罗拉多州地区,第三极是东亚的日本、韩国包括中国。“但是从目前情况看,我觉得京津冀地区完全有条件打造世界第三极。各种条件都已经促成这样的机会,我们必须要这样来做。”林显鹏讲道。在全球冰雪产业整体走低的情况下,中国冰雪产业乘着政策和冬奥会的东风,其发展增速在全球都处在领先的位置,而京津冀又是国内发展最快的区域,因此,在林显鹏看来这一区域具备成为世界冰雪第三极的优势。

  不过,当下我国在冰雪产业的发展上还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补强。林显鹏表示,当前冰雪产业并没有把体系建立起来。从冰雪竞技层面就能体会到,目前一些环节的发展仍然有所滞后。例如,冰雪项目的训练基地仍不完备,其中雪上项目的运动队还要依赖于到世界各地寻找合适的场地来展开训练,国内能够满足顶级运动队训练需求的场地仍然不具备规模;在教练层面,国内专业队的教练整体业务能力较低,经验也有所欠缺,同时也欠缺教练的培养体系。在运动科技保障方面,相比于夏季奥运会项目,冰雪运动在训练、比赛和康复理疗上的科技保障也是需要继续研发和提升的部分。

  在发展势头迅猛的同时,冰雪产业还诸多环节需要加强布局。实际上,冰雪与夏季奥运会项目的失衡,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我国过去多年来对于冰雪运动缺少布局。林显鹏表示,冰雪运动应该做好布局,应该将国家力量体现出来,在国家体育总局总局外,还需要国家更多的部门提供更能落地的针对性政策。此外,以北京和天津为中心轴的京津冀地区需要将冰雪产业做强做大,从而能够对于全国的冰雪产业发展起到引领的作用。林教授指出,北京作为国内冰雪产业资源的重要城市,其应该发挥枢纽作用,促进资金流、技术流、信息流等资源的合理分配布局,成为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的桥头堡。

  产业建镇 京津冀体育小镇要统一原则非同质化建设

  在冰雪的热潮外,体育小镇也是本年度最为火热的政策和导向性的体育产业内容。体育小镇是特色小镇中的一部分,而特色小镇的概念也是在十八大提出的新型城镇化的政策背景下产生的,从目前来看,小镇以及体育小镇在国内尚属于新鲜事物,当前国内的体育小镇都还在设计、运作以及建设之中。

  据知名小镇专家周凯波介绍,特色小镇是在2015年时浙江省率先提出的,到现在历经两年多时间,特色小镇的业态也发生了诸多变化。“从第一批特色小镇开始,127个,第二批是276个,我们的特色小镇业态发生了变化,比如说第一批特色小镇以文旅小镇占主导地位,超过50%以上,第二批我们注重特色产业的布局,包括房地产小镇。”

  而在12月4日时,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的《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对特色小镇做了更明确的界定。“第三批特色小镇申报审批最新精神。基本原则,坚持创新探索,防止新瓶装旧瓶、穿新鞋走老路。第二,坚持因地制宜。第三,坚持产业建镇,这个很明显,要打造具有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特征的独特产业业态,防止千镇一面和房地产化。第四,坚持以人为本,防止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第五,坚持市场导向,共建共享,发挥政府制定规划政策、搭建发展平台的作用,防止政府大包大揽和加剧债务风险。”周凯波讲道。

  在周凯波看来,产业建镇正式体育小镇在建设中填充内容的关键。在此之中,体育的核心作用应该得到凸显,从何才能使小镇真正具有生命力。“体育小镇的特色要求的是要以体育产业和体育运动作为最基本的切入点,不要+体育,而是要体育+,要以体育为核心,去整合相关的旅游、康体等体育产业相关配套的产业。”

  同时,体育小镇在填充体育内容的过程,视角不该仅仅局限在体育赛事这一方面上,与体育相关的产业,如体育服装、产品、体育训练辅导和体育旅游等都是可以进一步操作和整合的选择。而在体育小镇的顶层设计过程中,赋予小镇精神层面的内涵,因地制宜地融入符合当地特色的文化内通能够直接提升居民的归属感、幸福感及自豪感,毕竟体育小镇建设的前提是人们居住的场所,这不单单是肉体层面的居住,同时也包含心理层面的归属。当能够为土著居民提供此种精神供给时,体育小镇才能带动更多外来人口来认同这个小镇的产业和人居环境,进而才能使小镇具有继续长期运作的可行性。

  不过,作为新兴事物的体育小镇同样面临几大难点。“产业落地难,中国的体育产业的还没有发展到像西方国家那样,对于产业链的经营很通透,我们一般都是赛事,但是从整个体育产业链来讲,从营销策划来讲,体育的发展空间还非常大。”

  融资同样是困扰体育小镇设计者和经营者的难题。众所周知,体育相对而言是投资的回报周期较长,收益慢,因此资本在选择投资时也会有所顾虑,如何打动资本方投入也是体育小镇在落地实践中的难处。此外,体育小镇对于人才的要求较高,不仅要懂得体育的经营之道,同时还要懂得营销、策划与运营,复合型人才是当下急需培养和打造的部分。

  尽管如此,体育小镇仍然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在体育小镇的培育和运营的过程中,其内涵与当下的全民健身紧密相连,同时体育小镇具有联动效应。“体育小镇是得到国家和地方政策支持,它的经济衍生效果强,能带动旅游、交通运输、餐饮购物、银行保险等多种产业链的协同发展。”长远而看,体育小镇如果能够稳步的经营规划,其收益也将是可观的。

  随着政策支持力度加大以及市场需求不断增长,以运动休闲为主题的试点体育小镇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开来,调查显示,这些小镇主要集中在华东地区,而京津冀地区的数量占比也不在少数。“京津冀地区,北京6家,天津1家,河北也是6家,所以整体数量上还是不错的。”周凯波在谈到京津冀地区体育说道,“京津冀体育小镇最好有一个统一协调的原则,不要同质化一拥而上,河北、天津和北京都搞同样的体育小镇。”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诚聘英才         网站律师
Copyright © 澳洲虎体育传媒(深圳)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07310号